湖南邵阳新宁县清江桥乡塘背村
本站网址:
132539.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乡土风俗

外媒关注中国农村早婚:对性随意 适龄女孩稀缺

发布时间:2016-03-02 11:41:37     阅读:512 举报

参考消息网3月2日报道港媒称,前段时间,广西南宁市马山县一对16岁新郎新娘的婚礼引起关注。有媒体调查发现,在马山县多个乡镇都有许多少年早婚,他们多为留守少年、奉子成婚。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3月1日报道,早前媒体称,这两人是马山县林圩镇的张家乐和吴明敏,两人今年正月初八办理结婚酒宴,但未办理婚姻登记手续。马山县委得知此事后,组织工作组对两人及父母进行了批评教育。

《南华早报》网站援引北京《新京报》的报道称,当地村民表示,早婚早育在当地是正常的事情,在上世纪60年代盛行,但八九十年代因受“晚婚晚育”政策影响,未出现太多早婚,而近几年村里光棍增多,早婚现象也越来越多。

当地人的观点是,如果男人20岁结不了婚,就是“老伙子”了,“结婚晚了,好姑娘都被别人挑走了”。

而留守少年对“性”的随意也进一步促成了早婚。记者采访到的许多早婚少年少女,无一例外其父母都是常年在外地打工,早恋现象十分普遍。

接受采访的早婚女孩都说,班上很多女同学都与男友发生关系了,觉得“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报道称,由于没有作保护措施的意识,当地出现了一批低龄产妇。一位马山县教育系统的人士认为,因为这些留守少年在性方面十分随意,导致早孕,有了孩子后就只能选择辍学嫁人。

对于未来,很多早婚少年选择外出打工,除了打工外,也没有其他规划。早婚的失败案例也有很多。

据台湾“中央社”2月23日报道,学者研究称,大陆因过去30年间实施计划生育,推估目前全大陆农村约有2000万左右的剩男,农村女性成为稀缺资源,当中,离婚女性更因为要求的聘金较少,求亲人络绎不绝。

农村媒人邓孟兴称,在自己的小本上,二婚甚至三婚妇女都很抢手,“带着‘拖油瓶’也没关系,因为彩礼(聘金)要得少,越是离婚的,找过来说媒的越多”。

邓孟兴说:“不干媒婆的人想象不到女孩稀缺到什么程度。”春节前后,一个适龄未婚女性的家门口能同时停着四五辆车,“车里坐着四五位青年,都排着队,等着和女孩见面。”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曾报道称,在当今中国,财运俱佳的单身汉不算少,但却没有那么多适婚的妇女,至少在农村地区是这样的。

报道称,农村单身汉人数增多的另一个原因与城镇化的进程有关。数百万农村居民涌向中国的城市,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然而,在城市工作往往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年轻男性在工作一段时间后往往会返回家乡,而年轻女性经常会有机会找到如意郎君,定居城里。这导致农村的年轻女性大量外流,而年轻男性人口差不多没变。虽然城市无疑也存在性别失衡的状况,但是农村年轻妇女的到来为城里的男性带来了一些希望,而农村男性却没有这样的希望。


 云南金平现“早婚现象”:新娘13岁新郎16岁


13岁的秀秀今年刚上6年级便辍学了。在闺房中,端坐着等她的新郎。


11月27日,13岁的秀秀和16岁的小听成了云南金平县者米乡小翁寨村的主角。在鞭炮声中,他们举行了婚礼。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回家,结婚生子,这种现象在云南红河州金平县内,并不罕见。对于这种“早婚现象”,金平县副县长普红芳并未回避,“现象有,但政府一直在努力做工作改变。”

未成年人的婚礼

13岁的秀秀和16岁的小听成了夫妻。站在他们身边的,伴娘只有12岁,伴郎16岁,两人亦早就辍学在家。

11月27日,云南金平县者米乡小翁寨村。

白婚纱、银西装,鞭炮声中,洞房花烛。13岁的秀秀和16岁的小听成了寨子里的主角。

婚礼间隙,秀秀从记者手中接过红包时,满脸羞涩,笑着道谢后,便赶紧低下了头。为婚礼特意抹的浓妆下面,是没藏住的稚气和调皮。

新郎小听背着手站在几桌酒席中央,望着父母和长辈忙前忙后,张罗客人,自己却不知所措,帮不上手脚。一会儿在墙角抽根烟,一会儿偷偷在没人注意时整理下发型。

当天凌晨4点,小听便和父亲刁成金早早地起床了。换上前几天特意从县城花一千多元买回来的银灰色西装和酱棕色皮鞋,去新娘家小翁邦村见新娘。

同行的还有新郎的朋友,一群十五六的小伙子。“我们的习俗,见新娘之前要被泼水。”小听说,凌晨4点,朋友们用水给他浇了个透。然后是8碗白酒,喝完酒才行。过了这两关,小听见到了屋内的新娘秀秀,两人在朋友的陪同下,前往镇里换婚纱、化妆。

9点半,打扮好的夫妻俩回到了新娘家,新婚

仪式正式开始。在小翁邦200余村民的见证下,身着白色婚纱的秀秀和着银灰色西服的刁依听结成了夫妻。站在他们身边的,伴娘只有12岁,伴郎16岁,两人亦早就辍学在家。

杀猪、宰鸡,山村中狭窄的街道里,满满当当挤满50桌酒席,村民们推杯换盏,喜庆热闹。

娘家的酒席结束后,新郎家叫来了两辆轿车和两辆农用车,新郎官背起蒙着红头纱的新娘子,跑向婚车。新娘趴在新郎背上,小腿努力向后抬起,可那双红色的高跟鞋还是套不住秀秀32码的小脚,掉了两次。

婚车后面的农用车,装满了新娘的嫁妆:一辆新式的踏板摩托车、一台滚筒洗衣机,一张席梦思床和一堆床上用品。

新郎的家同样在者米乡,茨通坝村,紧挨着新娘家的寨子。这条不足5公里的山路,一直鞭炮声不断。

秀秀离开娘家的那一刻,从小和她相依为命的奶奶哭了。这位80多岁的傣族老人,身着黑色的民俗服饰,用衣袖捂住眼角,抽泣得像个孩子。是高兴,是不舍,也是中国婚礼上娘家人躲不开的情结。

辍学打工的日子

“学的这些知识,够读书、写字和算账就足够了。”村民刁成金说,现在的生活不错,并不需要用知识改变命运。

“你回来娶我。”接完秀秀的电话,远在广东打工的小听立马就回到了金平者米乡,开始筹备婚礼。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刚读到六年级就辍学的秀秀已经“嫁”了过来:像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住在了对象的家里。

小听的家有个二层小楼,楼上西侧,是他们的房间。东侧两间,则是父母和哥哥的房间。

3年前,刚上初一的小听便选择了辍学,班主任老师来家里给其父母做过3次工作,告诉他们读书的重要性,但最终还是没有劝动。父亲刁成金对于孩子辍学的态度是:并不赞同,但尊重孩子的意见。“没有办法,在我们这里,绝大多数的孩子初中就不读了,娶妻生子是常态。”

寨子里的村民们介绍称,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每家都有大片的香蕉林和橡树林,好的家庭每年收入十几万元,中等收入的家庭也会有五六万的进账。

“学的这些知识,够读书、写字和算账就足够了。”刁成金说,现在的生活不错,并不需要用知识改变命运。他们这边农活基本不多,基本上就是闲在家里。香蕉全部雇工人去收割贩卖,每公斤最贵可以卖到8元钱左右。而收集橡胶也比较轻松:早上家人一起上山,在橡胶树上割一刀,放一个小桶,就可以回家休息。下午小桶就会收满橡胶,然后再去橡树林把橡胶桶拉回来。

小听认识秀秀后,便出去打工了。“说是打工,其实就是去玩儿,”刁成金说起二儿子的三次打工经历,抿嘴笑了。小听初中辍学后,先是去东莞打工,做了一个月,就回来了。第二次又去了江西,做了3个月油漆工,又跑了回来。第三次,去广东长安,十几天,就被准儿媳妇一个电话叫了回来。

“他一个月工资有2800,不但一分钱没拿回来,去了这三次总共带走一万多,全花了。”刁成金说,自己从未在意过孩子的花销,现在有钱了,就是用来享受生活的。

结婚前,小听闲在家里时,每天都会从父母那里拿50元零花钱,买烟买酒去网吧,打发时间。

衣食无忧的婚姻

早婚好像只有我们这代才普遍些,可能是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衣食无忧,结婚更容易些。

“打工就是为了出去见见世面”这种观点,并不止刁家有。

几公里外洋信村的杨老大也有相同的看法。他还认为,过早的结婚,和现在日益好转的生活条件有关。

杨老大22岁,妻子21岁,上个月3号才领了结婚证。他们的大女儿今年快6岁了,小女儿刚刚8个月。

“早婚好像只有我们这代才普遍些。”杨老大说起父母那代人,现在30多40岁,还算正常。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可能是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衣食无忧,结婚更容易些。当地人的主要来源是香蕉和橡胶,这些山脚下的村落,近些年开垦了大片的香蕉林和橡胶树,每家基本上都有几亩香蕉林和千余棵橡胶树。

杨老大介绍说,他家有4、5亩香蕉林,2000棵橡胶树,每年的收入大约在十来万左右。初中没毕业,他便回到家里。

杨老大6月份带着妻子一同出去打工,做了一个月就回来了,只带回来一部苹果手机。“想家,外面挣得也少,就当去见识世面了。”杨老大说,他在广东东莞电子厂打工,一个月两千多一点,做一年也不如家里年收入的一半多。

所以,越来越多的家庭,孩子早早地就休学了,回到家里享福,条件富裕,便早早把婚结了。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如果20岁结不了婚,就算是“老伙子”了。“姑娘就那么多,结婚晚了,好姑娘都被别人挑走了。”临乡勐拉的几位年长村民说道。

            迎娶前,秀秀和家人告别,从小和她相依为命的奶奶,哭得像个孩子。

网友评论: